苏联红军与日寇投降
来源:密云区党史办 发布时间:2019-07-26 10:31

1945年8月,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我亲眼目睹了日寇投降前后的全过程。

1945年5月,古北口火车站的“南满铁路警护团”——名义上是往来押车的铁路警察,实际上是日寇的一种军事组织一一开始把日本长官的家属遣送回国。6月,每天晚上下了班,不许团员(警察)回家,而是由日寇的长官训话,内容是美国的B52型飞机十分可怕等讲话,后要团员参加义务劳动。7月,把团内仓库里的枪支、弹药及其它军用物资,一律造册封存。8月初,日本长官带领全团人乘火车向北逃跑,说是把古北口放弃了,要到奉山线(沈阳~山海关)去。车到滦平县的拉海沟脱轨,又返回古北口,从北京走,在天津被国民党24军接收。

其它的日寇机关,也人心慌惶,不可终日。7月下旬,由唐山、津、京一带涌来了大量的日寇,住满了各家各户、学校、庙宇、长城楼子、旅店、商店,只要有一点能蔽风雨的地方,就全住上了。他们不再耀武扬威,从长官到士兵,一个个无精打彩,像几天没吃饭的样子,见了老百姓,也假门假事地表示亲近。有一个大尉,住在笔者的家。那天他弄来个翻译,对笔者的父亲说:

“老先生,你们这些年吃苦啦!”

“哎!整天提心吊胆,战战兢兢,怕日本宪兵和特务打人、抓人。”

“这回放心吧!不再打人、抓人了。”

“为什么?”

“我们日本人在太平洋的战争失利;希特勒、墨索里尼也垮台了;我们在中国的日子也不会是很长了。”

“老先生,如果打起仗来,我们就要当俘虏了,我这块手表,会被人夺去,我想送给老先生,请您收下,我们交个朋友吧!”

“谢谢您的心意,我不要,您还是先带着吧,好看时间。”

“……”

其实,古北口人早就看出他们已经成了困兽,只是不知道在他们将死的时候,会怎样挣扎。

8月21日上午10点,有五名苏联红军的军官,骑着马由北面来到古北口日寇的兵营。半小时后,山上、长城上、兵营里的日寇,都挂出了白旗。下午,苏联红军的军车、炮车、坦克,一辆接着一辆涌进古北口大街,有的停下来,有的经北门坡向石匣开去。

在古北口停下来的苏联红军,纵马上山,登上长城,把一群群的日寇,像赶绵羊似的赶下山来,集中到兵营的广场上。驻在河西的日寇不愿向苏联人投降,把许多笨重的东西都扔到潮河里。当时潮河正发大水,波浪滚滚,像炮车、子弹箱、摩托车等等,都交给了河神。把所有能烧的东西都堆在宽阔的大街上,如备用的军装、文件、汽车、木器、书籍等等,都交给了火神。于是轻装逃跑,奔向西山,走小路去石匣了。驻在东、南关一带的日寇,也是轻装上路,有的乘车,有的凫水,向石匣逃去。绝大部分的日寇军队和驻古北口的许多行政人员及家属,都被赶人兵营。而后,由日寇海军陆战队少将本野,率领全部日寇向受降的苏军敬礼,递交黄色的投降书和战刀,接着全体缴械、脱帽,都跪倒在广场上。

这时,兵营墙外的大街上,站满了老百姓,他们大声地喊:

“快来看呀,日本投降啦!都跪下啦!”

许多老百姓都笑得合不上嘴。许多老年人激动得泪水直流,颤颤地说:“真不容易盼呀!现在咱们总算是活过来啦!”

杀人如麻,不可一世的日寇,也会跪地投降啊!古北口人兴高彩烈,年轻人又跳又笑,到处欢欣鼓舞,从此不再是亡国奴了,自由了,是自己祖国的主人了!

11月,苏联红军带着投降的日伪人员返回东北,八路军正式接管了古北口防地,当地人民这才兴高彩烈的真正回归到自己的家园。

(作者:张伯丞,笔名白天,古北口离休教师)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最火爆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