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革命为的啥?
来源:密云区党史办 发布时间:2019-07-26 09:54

1938年5月,抗日先锋总队从平鲁西山出边墙(外长城)进入敌占区的清水河交界的东南山区。这里有一小部也穿灰色军服的杂牌国民党军和小股土匪,你来他走,他住你扰,糟蹋百姓,奸淫妇女,抢劫粮食牲畜,害得百姓叫苦连天,日夜不得安宁。青壮年闻风逃避,老弱残病只好暂避村内观察动静。 

我们骑兵队担任总队的前卫,李之琛副队长带一个班侦察搜索前进,在村头发现一位高个子老汉,叫眼前问路,老汉装聋作哑,乌里哇拉只摇手。李之琛是个直性子,脾气火爆,说话快,有点口吃,又不会说本地方言,问着问着就急了,跳起来就打了老汉一个耳光,老汉又性又气硬是不言语,正在僵持不下时,恰逢我带本队赶到,劝止了李的行动,立即叫在平鲁参军的能说本地乡音的老羊倌李玉上前向老汉说明我们是八路军的队伍,不要怕,只是问问路,并向老人赔礼道歉。老人一听全明白了,也向我们赔了不是,说自己没眼色,没看出是自己的队伍,不但告诉了我们应走的路,还跑在前面指点着我们带路。一个骑兵班长把自己的马让给老汉骑,自己步行。

我与冯克武商定,住下来等李平静后同他谈话,依其认识态度再向上汇报。带路的老汉边走边喊:乡亲们,不要跑,是自己的队伍。还找到一位村干部帮助我们号房子,筹措粮草。我正在考虑是给马匹筹草还是到指定的青莜麦地块放马时,李之琛已安排好警戒哨回来,就发现白乙化同志神不知鬼不觉地早在等候着呢。我一看就知道面临着的是一场风暴。李之琛主动走过去,白乙化声色和蔼地叫着李的外号问:“尕子,又爆啦?你怎么不生自己妈妈的气?怪她老人家怎么没把你生个高个子,打起人来还得跳的高高的,多费力呀!打别人,自己手不痛?咱们是人民军队,为人民服务是我军建军的宗旨。人民群众让那些散兵游勇祸害怕了,一时分不清,我们要宣传,要以实际行动感化嘛!冯玉祥还讲:‘打人如打吾父,奸污妇女如奸吾母’,难道我们就改不掉打骂群众的恶习吗?人民群众称我们为人民子弟兵,人民群众就是我们的父母,哪有儿子打父母的?咱们出生入死流血牺牲干革命为的啥?” 

李之琛立正站着,红着脸汗水直流,用拳狠狠捶打着自己的额头,结结巴巴地反复检讨说:“我错了……我错了……没志气,心里常记着改……改,可又犯了,怎么处分都行,决不再犯了,再犯,你就毙了我!”白乙化点了点头说:“那好,希望你改,以后见行动,回去好好想想,想开了,队前做个检讨,教育自己也教育部队。你这个尕子,什么都好,就是这个老毛病,改了不就行了嘛!”李之琛敬了个礼,哭着回房子去子。我与冯克武相视无言,我说:“这下咱们被动了,可能也得挨批,另外,老李会不会怪我们当面不讲,背后告状呀!”冯说:“不会,你刚来还不熟悉咱们这个部队,特别是那些跟随老白多年的老兵,看不惯的事就要讲,指着鼻子当面讲,结老白他们也照样批评。我们经常遇到班里发生事,我们还未处理,甚至还未弄清楚原由始末,老白就知道了,也处理了,然后才告诉我们。老白与士兵的关系好,谁有意见就毫无保留地向他汇报。尕子也知道,经常为犯群众纪律挨批。这次看老李是真动心了,用不着再和他谈。”果然,以后再也没听说李之琛打骂过士兵和群众。

(作者:任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最火爆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