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乙化只身收编胡二旅
来源:密云区党史办 发布时间:2019-07-26 09:52

1938年6月,我总队奉命过平绥铁路南下,准备靠近驻扎在桑干河南岸广灵、浑源的三五九旅七一八团。同时,也侦察到有一支灰色部队,人数约百余人,为首的是一个姓胡名锡候的大烟鬼,自己封为独立第二旅长,人称胡二旅,系国民党军撤退时被打散的一个旅长,率一部散兵又招降纳叛拢了一些土匪地头蛇等组成的。既不抗日也不投降日伪,遇到我军即窜过铁路逃入深山,当我军撤过桑干河,胡二旅又窜回铁路以北地区,到处征粮派款,抢掠牲畜,欺压百姓,他有一部无线电台,行动异常诡秘,我军、日伪军都奈何不得他。

白乙化同志了解此情后,即召集几位领导研究,决定收编这个胡二旅,为民除害。但是在研究采用什么办法时,众说纷纭。最后还是白乙化同志提出一个特殊方案,他说:“胡二旅盘踞的地盘有不少日伪据点,胡二旅的实力与我总队相差无几,又都是些土匪地头蛇亡命之徒,武力解决,双方均会有伤亡,难以奏效,打急了这家伙去投靠日伪就更不好办了。怎么办呢?我想先和他谈判,番号建制不动,然后到靠近我军主力部队附近时再解决。具体措施是,一、教育部队提高警惕,加强自卫,随时准备应对突发事件的发生,对外称其为友军,不主动磨擦挑事,以达到麻痹敌之效;二、先派人送一封信,说明我客军路过此地,人地生疏,我总队长将亲自前往会晤胡旅长;三、我带几名精干的骑兵随从前往,等与送信人接头后即前往与之谈判。”当白谈完后,大家认为办法是好,但那些土匪流氓贼性难改翻脸无常,对白乙化同志只身深入贼窝的安全问题,表示担心。最后白化同志以大无畏的精神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当然,姓胡的也称不上是虎子,充其量也就是个大烟鬼而已,就这样定了。”

最后决定,白亲自写信,天亮派人送信,由我带四班长和两名机智勇敢、骑术好、枪法好的老兵,骑清一色的大马,收拾了军容风纪,保护白乙化同志安全。

第二天早饭后,我带着向导前行,白乙化随四班长等3名保镖压后,在离胡二旅驻地不到10里处,迎上了送信人,自然信已送到,胡二旅长同意会见。我们一路小跑,霎时到了胡二旅驻地。胡二旅长带着一名大约是随从副官迎出来向白乙化同志敬礼寒喧,毕恭毕敬地躬请白乙化进屋叙话。我一看这场面,心里虽然尚未一块石头落了地,但总算是有了点谱儿。所谓的胡二旅长身高背弓,脸色苍白消瘦,稀疏的八字胡下一口黄牙,穿着一身黄呢军服,足蹬一双带马刺的高腰皮靴,再看我们的总队长往那儿一站,犹如半截铁塔,顶天立地,两人一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四班长他们几个安排在屋外歇息,我与胡的随从副官坐在堂屋外间的方桌上吃茶、闲聊,但我的两只眼睛始终紧盯着堂屋里胡白二人的动作,支楞着耳朵仔细听二人的谈话。

姓胡的看样子是事先早把大烟抽足了,还蛮精神的,彼此客套了一阵子后,又讲了一些听不太懂的话。接着越谈越热火,越谈越亲近,突然胡二旅长起身,冲着白乙化同志双手抱拳,躬身向前单腿下跪行施大礼后,又欠身坐下聆听白乙化同志的谈话,我仔细一听,原来白乙化同志正给他讲抗日救国的大道理,对部下要严加管束,整饬军纪,才能得到百姓的拥护和支援等等。对方表现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还不断地回答:“领教,领教,是,是,听命,听命……”

尔后,摆了一桌酒菜,又叫来一位幕僚,加上他的随从副官和我共进午餐,四班长和向导等人也有人相陪以酒菜相待。席间,胡一再奉承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托总队长的洪福,顿开茅塞,大开茅塞!”并提出饭后集合部下请总队长训话,白乙化同志痛快地答应了。我心想,正好可以借此摸清胡二旅的实力。

饭后,在集合部队之际,胡又介绍了当地的社情、敌情、向南渡河的水情、地形等等。随从副官进来报告部队已集合完毕,请总队长训话。出来一看,有200人,杂七杂八、零乱不齐,根本不像是一支部队,只能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胡亲自整队发令向白乙化同志敬礼报告。

白乙化同志双手握住腰带分别向两边一捋,将军衣后襟向下一拉,以威严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全场,用洪亮的声音发出了稍息的口令后,先做自我介绍:“本人白乙化,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正式委任的抗日先锋总队少将总队长。我们都是革命军人,是中华民族的中流砥柱,我们的使命就是誓死抗战,挽救危亡,解救民众于水深火热之中,为此,要扩大部队,加强训练,学好本领,才能做到保存自己杀敌制胜,同时要爱护民众,遵守军纪,才能得到百姓的拥护和支援,否则孤家寡人,脱离民众,将会不战自灭,有愧于祖先。我已同胡旅长商定,今后我们两支部队统一行动,并肩作战,为此,希望精诚团结,互相支援,共同对敌!”

胡带头鼓掌,然后拉长声调宣布:“本旅长已向白将军作了详细汇报,经将军许诺,已接纳本人的请求,从即日起本旅归先锋总队白将军统一指挥,对本旅不整编,按原编制番号不变加入先锋总队序列。今后我们就有了靠山了,每个官兵弟兄都会有光明前途和出路。今后,各级主官遵照白将军的训令,严格整饬,遵照忽误,违者严惩不贷!”

在回我驻地的路上,我望着骑在马上的白乙化同志悠闲得意的样子,心中涌现一股无限敬佩之情。这个“小白龙”真是神啦,胆大心细,机智果断,遇事不慌,斗争经验丰富。简直是要啥有啥,装哈像啥,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讲什么庙门打什么卦,放得开收得拢,不卑不亢,举止恰当,不动声色,令人信服。真不愧是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英雄人物。 后来,胡二旅奉命跟随总队渡桑干河进入根据地灵丘县东河南地区进行整训,派政治工作人员帮助教育改造部队。

(作者:任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最火爆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