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北口前线
来源:密云区党史办 发布时间:2019-07-26 09:45

好容易度过苦难的岁月,熬到抗日胜利了,古北口地区的人民,是如何地需要一种和平民主的生活,来医治战争中所受的创伤呵。想不到十余年前用不抵抗政策断送了他们的国民党军,居然会在1月13日停战命令生效以后。又纠集了四师之众,发动了昼夜的猛攻,使古北口地区又变成了战场,使古北口地区的人民,又再一次的遭受到严重的战争涂炭。幸而有英勇的子弟兵,为保卫人民利益,实行坚决自卫,才将其击退了。

但是,可以肯定地说:国民党反动派之想夺取古北口而占领承德的企图,是并未因此而告终的,登临卧虎山一看,这种形势就可以看得十分明显了。石匣、小营、密云一线,就象从北平插出来的一支矛头一样,直指向古北口。古北口不破,那就是等于承德的大门还异常巩固因而也就使它攫取承德的企图成为妄想。纵然国民党军伸进平泉有另一支矛头,和石匣遥遥地形成了夹击承德的两钳,但两钳不能取得有力的配合,夺取承德也将是困难的。

当然,不管国民党军之野心如何猖狂,人民子弟兵之必须保卫承德、古北口,那也是确定无疑的了。部队的战士现在正养精蓄锐的等着,如国民党军胆敢再来一次违令进攻,那就再给一次严厉的打击。战士们都十分的具有着此种胜利的信心,在我接触过的几位中,无一是例外的。重机枪射手刘德英说:“我们不先打人,但当人欺负我们太甚,又要想把我们逼到山沟里的时候,那么我们对他们的打击,也将是毫不留情的。”17岁的战士陈士德则指着古北口战役阵亡烈士纪念碑说:“如果我们不能击退反动派的进攻,那就是对不起这些死难的同志们!”

目前的古北口前线上,在不平常的宁静后面,正孕育着一种严重的情势。有一种迹象,说明着密云、石匣地区的国民党军,现正强迫着18至45岁青壮年,一律的去当伙会,以配合其向解放区边缘蚕食。根据一个统计数字,密云地区的伙会,已发展到近1000人。伙会领导权,都掌握在与国民党反动派勾结的反动地主手中,因此他们对于群众的残害程度,是不相上下的。端午节前夕,小营的伙会到渤海寨一带骚扰,就把许多贫苦老乡的衣服、粮食,都一抢而光了。

可喜的现象,是边缘区的人民,并未屈服于国民党军与伙会的这种干扰之下,而是以一种坚决英勇的姿态,纷纷的要求组织起来,与子弟兵在一起,准备进行武装的斗争。在前线上访问,我即曾经和赵林忠率领着的一队组织起来的民兵,共同生活在一起几个小时。这一队民兵有数十人,都是年轻力壮的农民子弟,最小的一个叫谢仲元,还只有18岁。

这些民兵们,都是为着保卫家乡田园,保卫既得的民主自由生活,不受反动派的侵扰才出来的,因而和当地人民,都有着极密切的联系。每到一处,人民自动地给予他们以亲切的照顾和关怀,小孩们则围拢着要教唱歌,学怎样的埋地雷和射击,准备长大以后也来跟着他们的父兄一道去打击反动派。

我听说石匣的国民党军100余人,有次侵入到栗榛寨附近来锯老乡的树,就被他们之中的三个,迎头打了回去。我曾亲眼的看到在他们和子弟兵的直接保卫下,边缘区村庄的老乡,还能安然地进行着生产,许多小孩则仍然享有受教育的机会。实在说来,和这些热爱家乡的民兵们生活在一起,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他们乐观、忠诚、纯朴,不知世间有什么忧愁,然而对于反动派的破坏和平,却有着极大的愤恨。

10日,我即离开古北口前线地区,当我向老乡们、战士们、民兵们起立告别的时候,他们都殷殷的希望着我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再来。我说:好吧。如果反动派再进攻你们,我一定来把你们英勇反抗的事迹报道出去,让全中国的每一个人都来向你们学习。他们听了这话,都很得意而具有自信的,又大笑开了。

守卫在古北口前线的军民,就永远是这样乐观的。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最火爆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