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紧急支前运粮任务
来源:密云区党史办 发布时间:2019-07-26 09:38

1948年春,人民解放战争已转入反攻阶段。我主力部队来往活动频繁,支前任务日益繁重,原来的县财粮科已不适应战争需要。这年3月初,奉上级指示成立了密云县粮食局(那时潮河以东为密云县),由王炳南同志任局长,我任会计,并准备增调人员加强粮食工作。

3月中旬的一天,忽然接到任务,要求我们于次日中午,将八千斤小米送到二区豆各庄一带(现在的巨各庄镇)。说是要打密云县城,实际是为配合京包线某个战役,我冀东独立四师奉命牵制京古线的敌人,以防其去增援。当时的二区,大部分为敌我双方拉锯区,石峨、东白岩村都是伪大乡的伙会据点。我们的公粮在一区和六区山里保存,即现在的大城子乡和平谷县的镇罗营一带。那时要把八千斤粮食在半天之内送到六、七十里的地方,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因为一没公路,二没汽车,全靠毛驴驮运。尤其走山沟过大梁,每头牲口只能驮一百多斤。由于时间紧,任务重,局长决定由我俩亲自执行这次紧急支前任务。他说:“你吃完饭立即去镇罗营布置准备工作,晚上要住到上镇南山四道岭村(就是存粮地方),我明一早赶到那里。”那时县政府机关正驻在大城子乡的张庄子村。晚饭后我立刻动身先到镇罗营村,找到村长和粮秣员,向他们传达了紧急任务。他们听说要打密云县城,都非常高兴,说马上作好准备。他们要亲自去送,并征求我的意见。我说路程远,不好走,还要过牛角峪大梁。问他们送8000斤小米用50头驴、10头骡马行不?他们认为可以,要我立即布置任务。我说:“这次先由你们和上镇两村来承担,各出一半,要人拿干粮,牲口带草料。每头驴带两条口袋,于明早去四道岭村集合。”接着我又去上镇村布置一番。等我走到四道岭村时,老乡们早已睡觉了。

次日天刚亮,王炳南同志就到了。我俩吃完早饭,人马也全到齐了,一个不少。虽然穿戴不整齐,但精神都好。小毛驴到一起也大声乱叫,象是高兴的样子。约八点钟小米装好,大队人马直奔豆各庄。

有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也赶着两头毛驴,局长怕上山过梁出问题,让他走在最后,并亲自帮助照应他。运粮队伍走过前牛角峪村,就开始攀高上梁。由于山高、坡陡、路窄,不少毛驴已气喘吁吁,浑身是汗,加上山沟阴坡处还有大雪封盖,看不清道眼,行走十分困难。距山顶百米左右,路更崎岖难行。中间有一毛驴连续跌倒,把一口袋小米摔下山坡,滚向沟底;幸亏有人拽住了驴尾巴,有人赶忙跑去把驴架起来,不然驴也要栽下山沟。为了防止出事,决定每头驴先驮一个口袋上梁,放下一个再运第二个,以便减轻毛驴驮载重量。因此耽误一些时间。等我们下山到达后牛角峪时,天已过中午了。没来得及人吃马喂,赶紧向西急行。走到金山子北庄头,见有十几口棺材放在路边,但没有部队。听老乡说,队伍天不亮就过来了,都在南北霍各庄、水峪一带的山上。我们走过豆各庄不远就看见了部队,有的向西行,有的往东走,打听师部在哪里,都说不清楚。

当我们走到北霍各庄南河套时,突然一发炮弹在粮队前边六、七十米处爆炸,前头的几个毛驴往回一卷,把口袋甩掉地上好几个。接着又一发炮弹在我们左侧很远的地方落下,估计是敌人盲目打炮,根本没有目标。就在这时从村里跑出部队的同志,他们喊:“粮食驮子不要往西走,敌人打炮危险!”并说师部在界牌村。我们赶快后队变前队,急奔界牌村,到达目的地,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了。部队供给处的同志让马上卸驮子,分发部队装米袋子。趁这工夫运粮队伍人吃干粮马喂草,可我们两人没有带吃的,就询问供给员是否有事,如果没有我们就往回返了。答道:“你们两位同志留下和我们一起活动,其余人马全回去吧。”这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我们目送老乡们赶着牲口,从界牌村东南山沟返回去了,他们到家可能已过半夜了。多么好的人民群众啊!革命老区的人民,为了自由幸福、革命的胜利,作出了多么大的贡献!

之后,我俩和供给处的同志一起吃饭。当晚随部队走到平谷县丫吉山南的行宫村宿营。这一天王炳南同志走了120多里路程,他比我大十多岁,所以躺在炕上顾不得说话就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部队首长说:“你们的任务已完成,我们该分手了。”于是,我俩返回机关驻地。

这次虽未打密云城,可拔掉了石峨、东白岩两个伙会据点,使密云城东的广大农村都成了解放区。过了三、四天,我在《冀东日报》上看到一个消息: “我独立四师一举解放武清县城。”这时我主力部队,全都展开大规模的运动战,支前任务更加繁重;由于敌机频繁出动,运输也更加困难。不过没有多久,大决战就开始了。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要到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最火爆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