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乙化的1941年春节
来源:密云区党史办 发布时间:2019-07-25 17:30

1940年5月,白乙化率冀热察挺进军第十团挺进平北开辟根据地,经过半年多的艰苦努力,战胜了敌人军事上的残酷“扫荡”,克服了严酷的自然和经济困难,以密云县云蒙山为中心,开辟了丰(宁)滦(平)密(云)抗日根据地。1941年春节到了,全团上下沉浸在欢度节日和欢庆胜利的喜悦中。

剑指云雾山

丰滦密根据地建立起来了,但它处在日伪军的层层包围之中,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如何使根据地不断巩固和发展?春节期间,白乙化始终在思考这个问题。经过深思熟虑,他决定在新的一年亲率十团主力打入伪满州国,开辟丰宁云雾山地区,进一步巩固壮大丰滦密根据地。经过讨论,大家同意白乙化的意见。春节期间,白乙化和全团上下投入进军云雾山的各项准备工作。

白乙化系统总结半年多来根据地政治、军事、经济斗争和党的建设的经验,提高干部党员战士的政治军事素质。他认真学习毛泽东的《论持久战》《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党的建设》等著作,指出:“学习不仅是对指挥员的要求,也是对每个战士的要求”、“知识和真理是最大的‘法宝’,获得这一‘法宝’就可以战胜一切敌人。”在关于抗日游击战术的笔记中,白乙化这样写道:“不要坐等机会,要积极活动,不失时机地去找好机会”、“坐等敌人进攻,就在客观上形成了保守主义”、“士气要靠不断的胜利来提高”。他在关于干部的提拔和使用的读书笔记中写道:“在组织立场上来使用干部,反对社会手腕,要客观地观察,提拔干部(不能越级)”。

联欢诵《海燕》

1941年1月26日,农历大年除夕,十团在密云赶河厂举行联欢会,欢度新年。会上,大家轮流表演节目。这几天,冀东西部地区地委书记李子光率十几名干部从平西返回冀东,路过丰滦密地区,也一同参加联欢。轮到李子光表演的时候,他谦虚地说:“我没有什么准备,就给大家朗诵一段鲁迅先生的《答托洛斯基派的信》吧!”李子光有很高的文化修养,朗诵起来铿锵有力,把鲁迅先生那种立场坚定,爱憎分明的性格充分表现出来。李子光朗诵完后,大家请白乙化表演节目。白乙化没有推辞,非常爽朗地说道:“子光同志朗诵了中国大文豪鲁迅先生的作品,我就给大家背诵一段苏联大作家高尔基的散文《海燕》吧!” 

——“在苍茫的大海上,风卷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象黑色的闪电高傲地飞翔……”

白乙化那抑扬顿挫、轻重缓急的声音在寂静的屋里回荡着,他白乙化多么像一只搏击长空,勇敢无比的海燕!

影壁抒怀

1月27日,正月初一。白乙化和李子光等人到赶河厂西边山上的龙泉寺览胜。龙泉寺是一座有几百年历史的古寺,香火旺盛,远近闻名。夏天,古寺掩映在万木丛中,滚滚的白河水从山脚下急流而过,景致极好。白乙化一行缓步走入寺院,一位老僧见有几位穿着粗布军装的客人来到,便迎了上去。老僧边引领客人参观寺院,边神秘地对李子光说道:“这位施主请看,眼下这条河就是白河,如今白河两岸来了八路神兵,打鬼子救中国,打得小日本儿闻风丧胆,领头的人送外号‘小白龙’,看来‘小白龙’就是白河神的化身,这回咱们中国可有救了!”李子光听到这里,暗笑到:“老主持,那您一定认识这位‘小白龙’了?”老僧道:“‘小白龙’身着一件白布长衫,胯下一匹白马,转战白河两岸,贫僧常在佛祖前为他祈祷。倘若‘小白龙’知道贫僧在此,他一定会来布施一番的。”李子光又笑道:“八路军官兵一致,衣服也穿得一样,就是‘小白龙’真的来了,您也不一定认得出吧?”老僧急忙说道:“此言差矣!‘小白龙’身材高大,胸前飘着两缕长髯,可谓关公转世,贫僧怎么会认不出来呢?”这时,站在旁边的人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白乙化更是笑得前仰后合。老僧此时略有所悟,他见白乙化满脸刨花般的胡子,连忙走上前去,握着白乙化的手说道:“莫非您就是‘小白龙?’”白乙化止住笑声,谦逊地答道:“我就是八路军普通战士白乙化。”老僧满脸歉意,双手合十,躬身施礼:“欢迎!欢迎!恕贫僧有眼不识泰山!”白乙化接道:“老师父言重了。我们八路军不论是兵,还是官,都是老百姓的勤务员。”老僧叫人取来砚台和笔墨,请白乙化在影壁上题诗。白乙化推辞不过,便提起笔来,抬头看了看周围莽莽群山,沉思了一会儿,便在影壁上挥笔写到:

古刹映清流,松涛动夙愁。

原无极乐国,古今为诛仇。

闲话兴亡事,安得世外游?

燕山狂胡虏,壮士志增羞!

殉难鹿皮关

2月4日,农历正月初九。清晨,伪满州国滦平县警务科长日本人关直雄指挥道田讨伐大队170余人沿白河川偷偷向丰滦密根据地摸来。他们企图乘根据地军民过节发动突然袭击,捞点便宜。敌人沿白河川南下,刚到密云张家坟,便与我丰滦密游击大队打了起来。我游击大队仓促应战,小有损失后,便沿白河川撤了下来。敌人则随后乘胜追来。这天,十团正驻在鹿皮关附近,白乙化得知战况后,急令丰滦密游击大队撤到鹿皮关南面的山上埋伏起来,同时令十团三营占领鹿皮关以北白河西面的山岭,十团主力一营占领鹿皮关以北,白河东岸的降蓬山一线。白乙化摆好了口袋阵,准备全歼敌人。

不料,敌人在遭到十团多次伏击后,也长了“教训”。关直雄担心,如再沿白河川前进,鹿皮关附近白河两岸都是高山峭壁,可能会遇到埋伏。于是,便命令部队停止沿白河川追击,而是攀上白河东岸的降蓬山,沿山岭南进。敌人沿降蓬山岭南进至河北村西山时,正好与埋伏在这里的十团一营遭遇,双方立即激战起来。白乙化原计划中的伏击战变成了遭遇战。白乙化见伏击不成,立即命令十团三营和丰滦密游击大队赶来围攻敌人。敌人在我军的围攻下,很快被击溃,只有一小部分退到一座长城楼子里面负隅顽抗。

白乙化的指挥所设在河北村西山岭离战场很近的一座大青石边,前面是悬崖绝壁。下午三点,为了尽快歼灭敌人,白乙化决定向敌人发起冲锋。??大青石上??下来。白??上观察战情。战斗在激烈地进行,战场上机枪声、步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喊杀声响成一片。突然,白乙化“噌”地从大青石上一跃而起,向前猛地一挥红色的指挥旗,大喊一声:“王亢,冲锋!”警卫员见状,立刻扑了上去。谁知,还没有碰到身体,白乙化竟自己倒向悬崖。警卫员猛地拦腰抱住白乙化转身滚到大青石下。警卫员一看白乙化头上有血,便立即扯过一件大衣蒙住他的头。卫生员来了,掀开大衣一看伤口,泪水便涌了出来……

天擦黑儿了,战斗仍在进行,战友们从河北村老乡家里借了一床旧棉被和几块栗木板,含着热泪把白乙化埋在降蓬山东坡的一座山岗上。为了防止敌人增援,十团主动撤出战斗。

白乙化牺牲的消息传到平西冀热察挺进军司令部,肖克将军痛哭失声,他指示挺进军政治部向全军发出了《为追悼白团长乙化同志告全军同志书》:

“同志们!我们挺进军有为的、英勇善战的白乙化同志不幸在二月四日平北马营战斗中,光荣的壮烈的牺牲了!这不但是八路军挺进军的损失,而且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的一个很大损失,因为损失了一个有着丰富军事经验的优秀指挥员;损失了一个有着长期斗争历史的坚强的党的干部;损失了一个曾为民族独立不屈不挠、艰苦奋斗的中华民族的英雄;损失了一个曾为阶级解放而再接再厉,英勇牺牲的无产阶级的先锋。”

1941年4月28日,十团和丰滦密联合县政府在密云县石城村召开了白乙化同志追悼大会。根据地军民三千多人参加了追悼大会。不少群众翻山越岭几十里,悲切地呼唤着“小白龙”的名字,赶来参加追悼大会。大会由十团新任团长王亢(原一营营长)主持,政委吴涛致悼词。会上,十团全体官兵含泪齐唱了团里几位干部集体创作的《悼白乙化同志歌》:

“共产党里模范员,奋斗十余年,

无畏惧,不迟延,遭受无数艰和险。

没退后,直向前,站在抗日最前线。

创造平北啊,昼夜奔忙,壮烈牺牲鹿皮关。

你不要哭泣,更不要悲观,

要学习他坚定勇敢,雷厉风行,说干就干,

建设丰滦密同钢铁一样,

坚持华北游击战,

驱逐日寇鸭绿江边!”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最火爆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