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媒体聚焦】农民日报:农村党组织引领闲置资源激活的“北京样本”
来源:北京市密云区委网信办 发布时间:2019-10-22 09:52

2019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允许在县域内开展全域乡村闲置校舍、厂房、废弃地等整治,盘活建设用地重点用于支持乡村新产业新业态和返乡下乡创业。在逆城镇化的当下,北京的农村基层党组织应按照乡村振兴战略的要求,科学合法地引领农村闲置资源激活,探索一条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之路。

  激活农村闲置资源已经迫在眉睫

在逆城镇化的进程中,“农村闲置资源”将成为北京农村发展的重要因素,激活这些资源应当成为北京乡村振兴中的“重要一招”。

逆城镇化是北京农村闲置资源激活的“天时”。逆城镇化是城镇化发展的必然规律所造成的结果,据研究表明,城镇化率超过70%以后,也会出现逆城镇化,而北京80%以上的城镇化导致的逆城镇化,促使城市资本让农村的土地、劳动力、资产、自然风光等要素活起来,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

新型闲置资源的涌现是北京农村闲置资源激活的“地利”。目前北京农村的闲置资源主要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农作季节性闲置。主要包括:土地、老房子、生产管理用房、农村公共活动场所。第二类是产业和公益设施闲置。主要包括:衰落或退出后的厂房、乡镇及学校撤并后的校舍、废弃的水电站等设施。第三类是政策限制闲置。主要包括如关停的厂房、被清退的畜牧水产养殖场等。尤其是近年来随着环保、国土政策的日趋严格,第三类闲置资源已经在京郊大地大量出现。长期闲置的资源既会存在安全隐患,又会导致农村环境与美丽乡村应有的形象格格不入,所以利用和激活北京的闲置资源已经迫在眉睫。而北京农村由于地域优势和非首都功能的疏解,闲置资源又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和很高的价值。

城乡居民双方的需求是北京农村闲置资源激活的“人和”。农村满足了人们亲近自然、文化寻根、返璞归真的需求,消费日渐多元化的城市居民倾向于到农村去休闲旅游、吃住玩乐,将资金资源等流向农村,闲置资源正是新的承载体。而农民作为农村主要闲置资源的拥有者,同时也是作为闲置劳动力,将在承接城市居民的需求中,从外出打工回到家乡,并获取双重收入。这些都将提高农村闲置资源的利用效率,让“沉睡的资产”重现生机,同时也解决了农村的“空心化”的问题,有助于打造宜居宜业宜游新农村、促进农民增收致富。

  激活农村闲置资源关键在党支部

“农村要发展,农民要致富,关键在支部。”农村基层党支部,应当充分发挥组织优势和组织功能,提升组织力,把广大基层党员和群众的思想、行动、力量和智慧凝聚起来,齐心聚力搞好乡村经济社会建设。只有农村基层党组织,才能在自治、法治、德治的乡村治理体系中,起到领导各方、协调利益、推动产业等作用。从北京农村多年来的实践来看,发展好的村,都有一个领导有力、领路有方的党支部。

位于密云区北庄镇干峪沟村的“山里寒舍”项目就是一个在镇党委和村党支部的引领下,唤醒沉睡的农村闲置资源、发展出的北京高端民宿标杆。

干峪沟村作为全国最美休闲乡村,多年来一直是一个准“空心村”,村民大多外出打工,留在村里的人几乎只有个位数,大量的农宅和果园闲置了下来。2013年村党支部在镇党委的引导支持下,采取村企合作的形式,把支部建在项目上,打造出了“山里寒舍”项目。具体做法是把该村的31个闲置甚至濒临倒塌的农宅以及果园和荒地统一租给了一家公司经营,企业对每个宅院投入约50万元进行设计和装修,形成了各具特色的高端民宿院落群,实现了“有山有水有生态、有电有网有WIFI、民风淳朴也现代”,受到游客追捧,节假日更是一房难求。

同时,高端民宿的增收致富效果也很明显,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从项目开发前2012年的12087元增长到2018年的26343元,翻了一番多。“山里寒舍”项目在逆城镇化过程中,由村党支部利用闲置农宅“变废为宝”取得的良好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北京市主要领导都曾到该村调研并予以认可。许多省市带队来此现场学习,密云区还将“山里寒舍模式”作为与河北、湖北、内蒙古、山西等地脱贫攻坚、对口帮扶的一种扶智方式,成为了可复制、能推广的乡村振兴新方案。

  综合施策激活北京农村闲置资源

激活农村闲置资源,必须敢于创新,可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首先,强化农村党组织的引领和保障作用。激活农村闲置资源,涉及城市资本和农村资源的合作与博弈。在这过程中,能起到引领和保障作用的,能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只有农村基层党组织。在具体执行层面,还需要农村基层党组织以及农村经济合作组织来摸清本地区农村闲置资源的家底,并在尊重农民意愿的基础上,出台一村一策的细致方案,明确主体责任,通过民主程序,统一流转给村集体进行管理和处置。“山里寒舍”项目的成功,就充分印证了这一点,从房屋使用权和经营权的流转再到农民权益的保障、项目建在支部上的村企合作模式,都离不开镇村两级党组织发挥强有力的作用。

其次,搭建农村闲置资源的交易平台。从实际运作上来看,在目前农村闲置资源的处置中,大多数是农民要辛苦地“找婆家”,城市资本或居民要走村串户找土地。没有交易平台,解决乡村闲置资源、满足城市居民旅游需求就是一句空话。从生产要素上看,农村闲置资源激活也应当有三个要素,即:供给方、需求方、交易平台。“供给方”即拥有闲置资源的农村居民或集体;“需求方”即具有旅游度假、健康养生及相关动机的城市居民;“交易平台”即以资源整合和配置为核心功能的互联网平台,提供供需双方信息认证、撮合、评价、交易、客户服务。在三个要素中,最关键、最需要重视的问题当属交易平台的搭建。

第三,加大政府规制力度。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的“对利用闲置农房发展民宿、养老等项目,研究出台消防、特种行业经营等领域便利市场准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的管理办法”,这就要求在这项工作中不能缺失政府规制。农村闲置资源要受到政府的规制监管和依法保护。同时,政府也要特别警惕交易平台把闲置农宅等资源做成金融产品,将农民的基本权益裹挟其中。倘若平台资金断裂或者挤兑情况出现,一方面投资者损失难以避免,另一方面,作为提供使用权的农民利益也将受损。

最后,提升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很多人到村镇休闲养老、创新创业的市民更倾向选择交通便利、基础设施较完善、公共服务较完备的农村。以乡村闲置的庭院、房屋、土地、宅基地、校园校舍、农业生产设施设备、农民的时间和技能等资源为依托,面向城市居民休闲娱乐、旅游度假、养生养老等需求,解决农村资源闲置问题,因势利导补农村和落后地区发展的短板,才能真正提高农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为乡村振兴提供“北京样本”。

《农民日报》(文/林立)(2019年10月22日)

责任编辑:吕娜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最火爆的棋牌游戏